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许权胜 > 征收房产税才会有中国的未来

征收房产税才会有中国的未来

当前,房产税收问题又一下成为“热词”,原因是12月20日人民日报刊登了财政部长肖捷一篇《加快建立现代财政制度》的文章,文中提到:按照“立法先行、充分授权、分步推进”的原则,推进房地产税立法和实施,力争在2019年完成全部立法程序,2020年完成“落实税收法定原则”的改革任务。

首先要厘清一下,肖部长文章中提到的是房地产税的立法,这个说法不是很准确,那么房地产税与房产税有什么区别呢?其实中国的房产是有二个层面的关系,房产指的是房屋的财产,房产税即是财产税,房产税不是房地产税,因为对财产性的东西征税是理所当然的,但房地产里面包含土地,可是土地是国有的,土地年限是70年,人民没有土地使用权,老百姓买房等于是租用70年的土地期限,所以中国对房屋征的税收准确讲是叫房产税,不能叫房地产税。如果说要征房地产税,就必须要取消土地国有,取消土地70年年限,有年限的性质只能说叫租金。

一石击成千层浪,肖部长文章一刊出,引起国内一片热议。反对与赞成的两股势力甚至在威信群里也吵翻天,反对者认为这种行径是抢劫民财,赞成者认为炒房者提前卡位待价而沽也是在抢劫民财,双方吵得不亦乐乎相持不下。有人猜测凡是赞成征收房产税的人必然是无房者,有个反对者甚至把清华大学孙立平教授写的一篇《房产税可能要毁掉中国经济的未来》的文章发过来,认为孙教授的观点是房产税对经济有负面影响,这么重量级的人物都反对征收房产税,各位又夫复何言?而笔者的观点恰好与孙教授观点相反,我以为税收的本质是政府凭借政治权力或公共权力对社会进行再分配的形式来解决市场自身不能解决的问题,而房产税是以房子为载体的财富,征税原则一般是对有钱人或有财产的人进行征收,房子是当前国人最主要财产,也是被人为炒作涨幅最快的财产,只有征收房产税,才有可能制止住炒作。君不见去年加拿大的多伦多温哥华等几个市,为了抑制外国人去炒房,这几个市对外国买家额外征税,立马遏制住炒房风。

再说我国至今对拥有许多套房产占有大量资源的人却丝毫没有持有成本,甚至出现“企业家干不过炒房妻”这种怪现象,这个与现代税收制度格格不入。民间投资为什么下降这么快?毋庸置疑,是税收调节功能出现了大问题,即税收忽视了对有财产的人征税,对赚了钱的人征税,对持有资产暴涨的人征税。而我们当前的税收制度是不管刚起步还是不赚钱的企业都竭泽而渔的征税,这种杀鸡取卵式的税收方式在很多国家是不多见的。

其实借机房地产税正好来扭转我们税收观念。税收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的,征收房产税,减轻企业税,不必要把税收都集中到企业身上,企业压力巨大。虽然房产税具有地方税种性质,企业增值税为国税,但房产税同样能减轻中央财政转移支付压力,所以房产税能影响到对企业征税的统筹。

税收的目的是削富济贫,防止财富集中到少数人手里,房地产是我国目前增长最快的财产,全民炒房已经使房产变异为一种财富转移的手段, 就像十七世纪初的“郁金香泡沫”,荷兰的显贵竞相炫耀从土耳其引进来的郁金香植物,导致全民跟风掀起一场投机热,后来人们买郁金香已经不再是为了其内在价值或观赏之用,而是期望其无限上涨并因此能获暴利,羊群效应使人们完全丧失了理性,炒买郁金香成了荷兰人的全民运动,一千元一根郁金香花根不到一个月就升值二万元,一棵稀有的郁金香甚至等值一幢豪宅。当人们意识到这种投机并不创造财富,只是转移财富时,离危机的暴露也就不远了。

而中国的房地产境况几乎与“郁金香泡沫”一模一样,这种泡沫如果不加以税率来调控,就像风筝失去牵绳,出现崩盘的几率也只是时间问题。对于税率和房价的作用, 用价格杠杆来控制房价一定好于行政干预,现在去库存已经接近尾声,是房产税出台最佳时期,如果我们弃之不用,到时恐怕真的要毁掉中国经济的未来。再者房产税是世界各国通行的平衡财富的一种手段,也是国外地方税收的最主要税种,地方政府的各项支出、公共设施和福利都靠房产税来维持。既然国外可以用房产税这个价格杠杆来平衡财富,为什么在我们国家就不可以?

那么有人会说我们的泡沫虽大但国情与国外不同,我们有强大的政府背书,而且现在房地产与经济的关系与银行的关系已经容不得房地产市场有任何闪失。因此不能用国外的经验来套用到国内。

笔者试着来解释一下中国的房地产市场泡沫至今未破的原因以及房产税与房价的关系。泡沫未破的原因是因为我们三十多年的经济高速增长支撑住人们的幻想,加上货币超发和贬值速度,加上投资渠道狭窄且风险巨大,再加上以为有地方政府的托市,这些因素叠加起来使人失去恐惧。为什么房地产市场屡调屡涨又屡屡被任志强言中?任志强的预测除了上述几种原因外不外乎还有二种方法来判断房地产的走势,一是人口论,二是土地供给论。人口论就是某个城市人口流入多,这个城市的房价就要涨,土地供给论就是某个城市当年政府投放的土地指标少,那个城市房价也要涨。就是用这个简单的方法百试不爽。但任志强忽略的恰恰的税收调节功能。其实中国的房地产市场一直靠行政命令式的非市场方式来影响市场,这就导致人们的逆向思维,调控说明紧缺,不然为什么要控制?这种逆向思维使政府陷入越调越涨的调控怪圈中。那么人们会问,上海重庆不是用了税率价格调控了吗?怎么对房价没有什么影响?回答这个问题就要采用递进税率来解释,递进税就是拥有的房子越多税率越高。法国对富人的递进税最高达75%,甚至引起法国知名影星大鼻子情圣热拉尔·德帕尔迪厄为规避法国高昂个税移民到低税赋国家俄罗斯。所以递进式税率才能起到抑制炒房作用。

其实从国外成熟的房产市场看,房产税是唯一利用市场价格机制来控制房产野蛮生长的一种不错的选项,比如美国,美国房产税的收税主体为地方政府,地方政府根据各自预算需求情况来确定税率,而且预算应征收的房产税与房屋计税价值总额每年都有变化,因此房地产税率每年也相应变化。 房价估值越高的地方缴纳的税收就越多。而房产税缴纳越多那里的民生项目品质越好,安全系数也越高,一些高档学校,好的医院一般多集中在高档小区周围,所以人们反而愿意向多纳税的小区靠拢。

曾经有个温州炒房团,以为美国和国内一样,希望进军美国房地产市场。当得知那里有一定的持有成本也就是有房产税时,这个炒房团热情顿消马上打了“退堂鼓”。

征收房产税的利弊权衡,一定是利要大于弊。因为房产税既能抑制炒房又能变相给企业减负。企业是创造财富者,而房产则是财富者的享有,享有越多,征税越多,这个并不违背经济规律。而且征收房产税,政府对企业在一定程度上就有了降税空间,企业变得有利可图,这样社会财富就会增加,人们手里的钱也会多起来,对房价的促升反而能起到一定作用。这就是房产税与房价之间存在的一定的辩证关系。所以我以为征收房产税才会有中国的未来。

推荐 4